当前位置
主页 > 产品中心 > 产品一类 >
【华体会官网app下载】“政治国度”与“物质国度”的辩证法 ——马克思政治哲学范式的产生学考查
2022-04-02 02:04
本文摘要:“政治国度”与“物质国度”的辩证法 ——马克思政治哲学范式的产生学考查 辩证法 “政治国度”与“物质国度”的辩证法——马克思政治哲学范式的产生学考查 徐长福 | 文 政治国度 物质国度 产生学 考查 摘 要:马克思的理论形态的政治哲学产生于《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在该书中,马克思用德文词"Material"和"Staat"组合出了"Staatsmaterial"和"[der]materielle Staat"两个新术语,可对称地译为"国度物质"和"物质国度"。

华体会官网app下载

“政治国度”与“物质国度”的辩证法 ——马克思政治哲学范式的产生学考查 辩证法 “政治国度”与“物质国度”的辩证法——马克思政治哲学范式的产生学考查 徐长福 | 文 政治国度 物质国度 产生学 考查 摘 要:马克思的理论形态的政治哲学产生于《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在该书中,马克思用德文词"Material"和"Staat"组合出了"Staatsmaterial"和"[der]materielle Staat"两个新术语,可对称地译为"国度物质"和"物质国度"。

马克思将"国度物质"与"国度理性"对举,阻挡黑格尔由君主代表国度理性而人民纯真充当国度物质的君主制,主张国度理性要从人民这种国度物质中生成。进而,他把人民的物质糊口范畴称为"物质国度",并与"政治国度"对举,阻挡各类现代国度制度把"政治国度"看成"物质国度"的纯真形式,主张把"物质国度"的内容上升到"政治层面",基于"物质国度"去重构"政治国度",从而实现彻底的民主制。"政治国度"与"物质国度"的这种辩证法就是马克思政治哲学的原初范式。关键词:马克思;政治哲学;《黑格尔法哲学批判》;“政治国度”;“物质国度” 比年来,马克思的政治哲学研究成为学界的热潮,不外,要使研究向纵深推进,基础性的学术探察和学理辨析必需跟上。

马克思政治哲学的学术基础和学理本原必定是马克思本人的政治哲学,而马克思的政治哲学产生于何时、那边,其产生时的根基问题为何、独到性安在、跟他的后续理论是何干系,都是未解的难题。本文拟对马克思的政治哲学范式作一产生学考查。

首先要明确的是一个预设:仅有某种政治哲学概念,还谈不上有政治哲学;必需生成了对政治现象有解释功效的理论模型,才算得上有政治哲学。据此,笔者认为,马克思的政治哲学产生于1843年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确切文本位置是在对黑格尔《法哲学道理》第279节的批判中,其理论模型就是“政治国度”与“物质国度”的辩证法。该模型直接转换自黑格尔的政治哲学模型,从而成了一种代替旧范式的新范式,进而引导出唯物史观,并内化于个中。

本文将通过解析《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中第262节和第279节的有关文原来出现马克思政治哲学范式的产生环境和理论内在。一、隐没在《 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中译本中的两个德文关键词 马克思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并没有批判黑格尔《法哲学道理》的全部内容,而只是批判了其关于国度的一章,也就是政治哲学部门。

就此而言,这个批判可以更确切地叫作“黑格尔政治哲学批判”。黑格尔政治哲学批判的内容很富厚,个中涉及一个重要的观点,其德文的名词形式是“Material”,形容词形式是“materiell”。黑格尔《法哲学道理》第262节把作为群体的诸小我私家称为国度的“Material”,中译本均译为“质料”。

[1]马克思在对之加以阐释时使用了“das Staatsmaterial”一词,英译为“the material of the state”,中译本均译为“国度质料”,也就是说,个中的“material”与前面一样被译为“质料”。[2]到了第279节,马克思提出了“der materielle Staat”,相应地英译为“the materialstate”,中译本均译为“物质国度”,个中的形容词“materiell”被译为“物质(的)”。

[3]这样一来,在中译本中,原文的同一个观点就被译成了两个观点,虽然翻译自己不仅无可指责,并且在小语境中还出格确切,但客观上却使得对于该观点和相关命题的连贯理解都变得不行能了。对马克思来说,Material观点在政治哲学上的重要性丝绝不亚于在唯物史观上的重要性。假如把唯物史观中的“Material”译为“物质”,那么,也可以把政治哲学中的“Material”译为“物质”,这不仅是因为原词原来就是一个,并且因为与该词相关的马克思的这两种理论正是通过这一观点而内涵关联起来的。

在对黑格尔《法哲学道理》第262节的评论中,马克思在使用“Staatsmaterial”时是与“Staatsvernunft”对举的,后者被英译为“Politicalreason”,被中译为“国度理性”。在对该书第279节的评论中,马克思在使用“der materielle Staat”时是与“der politische Staat”对举的,后者被英译为“political state”,被中译为“政治国度”。[4]从理论内容上看,这两对术语所指的是同一对范畴,即:“Staatsmaterial”和“der materielle Staat”所共指的是一个范畴,即黑格尔《法哲学道理》中的家庭和市民社会;而“Staatsvernunft”和“der politische Staat”所共指的是另一个范畴,即该书意义上的国度。

另外,马克思在这部手稿中还使用了“Material”的近义词“Materie”来与“Form(形式)”搭配,对于这个词,《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第1版译为“物质”,第2版译为“材料”,英译本译为“material”。[5]也就是说,不管把“Material”译成“质料”还是“物质”,以及对“Materie”等邻近词语如何翻译,这些中文用语在这个文本中说的是一回事。通过上述考辨,我们就把“das Staatsmaterial”和“der materielle Staat”这两个术语从中译本中拯救了出来,作为理解马克思政治哲学如何产生的关键词。

这两个术语实际上就是“Material”和“Staat”这两个词前后颠倒的两种组合,只要相应的翻译能反应这种组合关系,译成什么都关系不大。假如把“Staatsmaterial”译成“国度质料”,就应该把“der materielle Staat”译成“质料国度”;反之,假如把“der materielle Staat”译成“物质国度”,就应该把“Staatsmaterial”译成“国度物质”。

别的,甚至还可以将二者别离译成“国度材料”和“材料国度”。为了照顾到马克思的政治哲学与唯物主义汗青观的思想持续性,这里将“Material”统一译成“物质”,由此将上述两个术语译成“国度 物质”和“物质国度”。

马克思在使用“国度物质”时,是与“国度理性”对举的。在黑格尔的理论中,国度就是政治国度,国度理性就是政治国度的理性;家庭和市民社会中的所有小我私家都是国度的物质(质料)。马克思厥后就把这些作为国度物质的人们所糊口的范畴称为“物质国度”,把与它相对应的政治范畴称为“政治国度”。

这样一来,在马克思的用语中,政治国度和国度理性是一个方面,物质国度和国度物质是另一个方面。对于这两方面的关系,黑格尔认为,应该由国度理性支配国度物质,由政治国度统治物质国度,而马克思则主张由国度物质发生国度理性,由物质国度决定政治国度。本文下面就围绕“国度物质”和“物质国度”这两个关键词来说明黑格尔和马克思的相关文本及思想的详细环境。

二、黑格尔政治哲学中作为国度物质的小我私家 在《法哲学道理》第262节,黑格尔论述了客观精力在伦理阶段的演进节律,即如何从家庭、市民社会演进到国度。对于这一节的正文,马克思的摘录是: 现实的看法(Idee),精力,把自成分为本身观点的两个抱负性的范畴:家庭和市民社会,即分为本身的有限性,以便从这两个范畴的抱负性(Idealität)中形成自为的无限的现实的精力,——现实的看法从而把本身的这种现实性的质料(das Material),把作为群体的各小我私家,分派于这两个范畴,这样,对于单小我私家来说,这种分派是通过环境、任意和自己使命的亲自选择为中介的。[6] 这里所引的中译本把黑格尔的“Idee”译为“看法”,鉴于黑格尔的Idee是实体,应该译为“理念”。

黑格尔《法哲学道理》的两其中译本也都将“Idee”译为“理念”。[7] 在黑格尔哲学中,理念是精力在逻辑学阶段的完成形态,是自为的观点,又具有自在的客观性。

作为观点,理念具有自身的划定性,即理念性或抱负性(Idealität);作为客观性,理念必然通过实存的事物即定在(Dasein)来表现和展示本身,在这个意义上,理念具有现实性,或者说,具有现实性的观点才叫理念。对真正的理念来说,它的寓所不是人的脑筋,而是实际的事物,不仅如此,它还是实际事物的主人。[8] 黑格尔的理念在完成自身后,先是外化为自然界,然后转化为精力。

精力就是现实的理念,即动作着的理念,或主体化的理念。精力的成长分为主观精力、客观精力和绝对精力三个阶段,客观精力又分为抽象法权、道德和伦理三个阶段,伦理再分为家庭、市民社会和国度三个阶段。按照这种划分,国度代表的是客观精力的最高阶段,即自在自为的阶段。

家庭、市民社会和国度都是精力的理念(抱负)内容的展示,是精力的现实形式,个中,家庭和市民社会表现精力这种现实理念的有限性,国度表现其无限性,就此而言,国度是现实的和无限的精力。黑格尔对精力作为现实的理念的论述既是逻辑学中观点论的应用,也是精力从逻辑学阶段经自然哲学阶段再返回自身的一个自我展开环节。这个既是应用又是自我展开的环节就是客观精力,即以人类意志为出发点的实践范畴。

这里主要从理论应用的方面来解释这一节的内容。在黑格尔看来,客观精力作为理念包罗三层意思:其一,它有观点划定性,即理念性或抱负性,包罗有限和无限两个方面;其二,它有客观性,即它的抱负性要体现出来,这种体现形式就是家庭、市民社会和国度;其三,它有现实性,即它是实践中的理念或能动的精力,它使家庭和市民社会表现有限性,把国民看成物质质料随机地分派到这两个范畴,为国度奠基基础,最后衬托出表现无限性的国度。

根据这种论述,国度的呈现是理念的逻辑使然。这段话中最值得注意的是黑格尔对小我私家的处置惩罚方式。

他在此明确将小我私家看成精力实现自身的物质质料,而且认为这些物质质料是批量分派的,而不是一个一个摆设的。这种作为群体的小我私家就是后面会讲到的人民。至于在国度中每个小我私家毕竟落到一个什么位置,取决于景况、任意性和主观选择。

总之,黑格尔政治哲学的根基态度是:国度为本,小我私家为末。三、马克思论国度理性和国度物质的关系 马克思在摘录完上述正文后先作了一番他自称的“阐释”。他说: 国度如何同家庭和市民社会产生接洽,决定于“环境、任意和自己使命的亲自选择”。

因此,国度理性(Staatsvernunft)同国度质料(Staatsmaterials)之分派于家庭和市民社会是没有任何干系的。国度是从家庭和市民社会之中以无意识的任意的方式发生的。

家庭和市民社会好像是暗中的自然基础,从这一基础上燃起国度之光。国度质料应理解为国度的事务,理解为家庭和市民社会,因为它们是国度的组成部门,它们介入国度自己。

[9] 按照马克思的理解,在黑格尔的阐述中,作为国度物质(Staatsmaterial)的小我私家如何被分派于家庭和市民社会不由国度理性来思量和决定,而取决于一些随机的因素;国度也不是由家庭和市民社会内涵发生出来的,而只是伦理实体经由家庭和市民社会所到达的更高的阶段。马克思接下来对本身的“阐释”举行了阐发。

他说: 家庭和市民社会被看作国度的观点范畴,即被看作国度的有限性的范畴,看作国度的有限性。国度把本身分为这些范畴,国度以它们为前提,国度这样做“以便从这两个范畴的抱负性中形成自为的无限的现实的精力”。

“它把自成分为……以便……”它“从而把本身的现实性的质料……分派于这两个范畴,这样……这种分派是通过……为中介的”。所谓“现实的看法”(无限的现实的精力)被描述成似乎是根据必然的原则和必然的意图而动作的。它把本身分为有限的范畴;它这样做,是“为了返回自身,成为自为的”,同时,它这样做,是要使成果恰恰成为在现实中存在的那样。[10] 在这段话中,马克思的阐发有不敷确切之处。

黑格尔所说的“现实的理念”是指“精力”,而马克思认为是指“国度”。按黑格尔本身的表述,精力按照本身的观点划定把本身的有限性分为家庭和市民社会两个范畴,把无限性赋予国度,只是在这个意义上,国度是自在自为的无限的客观精力。按马克思的阐发,黑格尔将国度分为有限的范畴,即家庭和市民社会,这个理解跟原文是有收支的。

假如主体是国度,它把本身分为家庭和市民社会,那就不存在国度对家庭和市民社会是外在一定性的问题了。可见,在这段话中,作为主体的现实的理念是精力而不是国度。固然,稍后我们会看到,马克思阐发中的这个不确切不是因为他理解力不敷,而是因为马克思在表达他对黑格尔概念的一种重构。

他认为,依照黑格尔的理路,认为家庭和市民社会是国度的组成部门比认为它们都是精力的环节越发合理。正是出于这个来由,马克思出格阻挡黑格尔以精力为主体的思辨方法,凭借这种方法,黑格尔把现实的理念即无限的现实的精力描述成动作的主体,是它在摆设和分派着一切。不管精力主体在整个伦理阶段能不能即是国度,但国度一旦发生,它就必定是家庭和市民社会的主体,自然也是国民小我私家的主体。

就此而言,认为精力是主体跟说国度是主体,至少到了国度这个环节后就没有区别了。这样一来,国度理性就有了对国度物质的支配职位,只管它不卖力分派这些物质。四、马克思论政治的形式原则和物质原则的关系 在《法哲学道理》第279节,黑格尔阐述了君主对于国度的须要性和重要性,而马克思赐与了激烈的报复,并论述了他的民主制主张。

在马克思看来,民主制最重要的特点就在于它的形式原则和物质原则是统一的。他说: 其他一切国度组成都是某种确定的、特定的、特殊的国度形式。而在民主制中,形式的原则(das formelle Princip)同时也是物质的原则(das materielle Princip)。

因此,只有民主制才是普遍和特殊的真正统一。比方,在君主制中,或者在仅仅被看作特殊国度形式的共和制中,政治的人同非政治的人即同私人一样都具有本身的特殊存在。产业、契约、婚姻、市民社会在这里同政治国度一样体现为……特殊的存在方式,体现为一种内容,对这种内容来说,政治国度是一种组织形式,其实只是一种在划定、在限制、时而在必定、时而在否认、而自己没有任何内容的理智。在民主制中,与这种内容并行不悖而又有别于这种内容的政治国度自己,只是人民的特殊内容和人民的特殊存在形式。

…… 在一切差别于民主制的国度中,国度、法令、国度制度是统治的工具,却并没有真正在统治,就是说,并没有物质地贯串于(materiell durchdringe)其他非政治范畴的内容。在民主制中,国度制度、法令、国度自己,就国度是政治制度来说,都只是人民的自我划定和人民的特定内容。[11] 在这里,马克思展开阐发了国度制度的形式和内容的关系,详细来说就是国度的形式原则和物质原则的关系,再一次提出了政治哲学中的“物质”问题。

马克思先把人民的存在方式或糊口范畴分为政治的和非政治的。政治的是组织形式,起统治感化。非政治的也就是私人的,包括产业、契约、婚姻、市民社会等方面,是政治所处置惩罚的物质内容。这实际上是对黑格尔的家庭、市民社会和国度的三分法的重构。

颠末这样的划分,政治也就成了一种特定的存在方式和一个特殊的糊口范畴,它与非政治的方式和范畴的区分只是功效之分,而不是普遍和特殊之分。与之相应,人也分为政治的人和私人,它们也都是人的差别面向。在作出上述划分之后,马克思认为,在非民主的政治制度中,出格是在黑格尔的立宪君主制中,国度是一种外在于社会的形式,是一种抽象的普遍性。

在马克思看来,国度的抽象性在于,一方面,它原来只是一个特殊的范畴,但代表普遍性;另一方面,它虽然代表普遍性,但在统治时并不内涵于所有非政治的范畴,而只是体现为在那些范畴之外比手划脚地统领。与之相应,在国度这个特殊范畴保存的人只是少数垄断国度权力的政治人,而在其他特殊范畴保存的人则是政治上无权的私人;政治国度之为形式,其他范畴之为物质内容,意味着少数代表国度理性的政治人统治大都作为国度物质的私人,并把大都私人的好处伪造成与统治相适宜的内容。实际上,即便是这些政治人,也同样要食人间烟火,也同样有本身的私人好处,只不外这些工具又经常被反过来伪造成普遍的形式罢了。

相反,在民主制中,人民是国度全部组成部门的主体,或者说是所有存在方式和糊口范畴的主体,国度的普遍性仅仅意味着主权属于人民,而不料味着政治范畴自己具有其他范畴所没有的普遍性。人民糊口的任何范畴,包括政治范畴,都是特殊的,都是人民自我划定的特定方面。政治范畴的特殊性在于,人民主权这种独一的普遍性可以通过这个范畴贯串到人民糊口的一切范畴中,使得这种普遍性成为现实的普遍性,即既有形式又有物质内容的普遍性,而作为国度物质的小我私家也因此得到了国度理性。这就意味着,政治范畴的人不再是少数垄断权力的政治人,而是全体人民;政治范畴只是人民糊口的大众范畴,非政治范畴只是他们糊口的私人范畴;政治范畴和非政治范畴的区分不再是两种人的区分,而是人民糊口的两个范畴的区分。

这样一来,人民糊口的政治形式和非政治的物质内容就内涵地统一起来了,单独的政治国度和超过于大都私人之上的少数政治人就失去了存在的来由,与社会相分散的政治国度就终结了。在上述意义上,马克思把民主制看作一切国度形式的真理,也就是当作国度制度的最高实现形态。[12]这就是说,国度无非是构成它的所有成员自我办理的一种形式,政治无非是全体公民在一切糊口范畴中自我办理的一种勾当。国度制度成长到民主制,是人民糊口的各个特殊范畴,尤其长短政治范畴的一定要求。

一种国度制度越靠近于民主制,就越靠近于它的真理,反之就越远离它的真理。马克思在这里还提出了一个在厥后才显示出重要性的概念,即国度要真正发挥统治功效,就必需“物质地贯串非政治范畴的内容”,这显然是他接下来接管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思想基础,也是其后主张国度把握主要出产资料并实行打算经济的理论端绪。

五、马克思论“政治国度”与“物质国度”的关系 在上述引文中,同“政治国度”对应的观点为“非政治范畴”,在接下来的阐述中,马克思先使用了“非政治国度”这个术语作为过渡,又提出了一个新术语——“物质国度”,用来与“政治国度”对举,而黑格尔本人则没有雷同的用法。在对第279节的评论的其余部门,马克思都是在论述这两方面的关系。

这个部门的主要阐述如下: 在古代国度中,政治国度组成国度的内容,并不包括其他的范畴在内,而现代的国度则是政治国度和非政治国度(dem politischen und dem unpolitischen Staat)的彼此适应。…… 在北美,产业等等,简言之,法和国度的全部内容,同普鲁士的完全一样,只不外略有改变罢了。

因此,哪里的共和制同这里的君主制一样,都只是一种国度形式(Staatsform)。国度的内容(Der Inhalt)都处在这些国度制度之外。

因此,黑格尔说得对:政治国度就是国度制度。这就是说,物质国度不是政治国度。

这里有的只是外在的同一,即彼此划定。在人民糊口的各个差别环节中,政治国度即国度制度的形成是最坚苦的。对其他范畴来说,它是作为普遍理性、作为彼岸之物而成长起来的。因此,汗青任务就是国度制度的回归,但各个特殊范畴并没有意识到:它们的私人本质将跟着国度制度或政治国度的彼岸本质的消除而消除,政治国度的彼岸存在无非是要必定这些特殊范畴自身的异化。

政治制度到今朝为止一直是宗教范畴,是人民糊口的宗教,是同人民糊口现实性的红尘存在相对立的人民糊口普遍性的天国。政治范畴是国度中惟一的国度范畴,是这样一种惟一的范畴,它的内容同它的形式一样,是类的内容,是真正的普遍工具,但因为这个范畴同其他范畴相对立,所以它的内容也成了形式的和特殊的。现代意义上的政治糊口就是人民糊口的经院哲学。

君主制是这种异化的完备体现。共和制则是这种异化在它本身范畴内的否认。不问可知,政治制度自己只有在各私人范畴到达独立存在的处所才能成长起来。

在贸易和地产还不自由、还没有到达独立的处所,也就不会有政治制度。[13] 在这里,马克思拟定了一套新的关于国度的观点系统,与黑格尔的系统有了明明的区分度。在黑格尔的法哲学中,家庭、市民社会和国度单就观点的外延关系来看是并列的。

固然,在黑格尔哪里,从思辨观点的内在上看,国度作为伦理实体的观点阶段,已经把家庭和市民社会的内容席卷在个中了。马克思在前面也沿用了黑格尔的这套观点系统,既在外延上区分了家庭、市民社会和国度,也充实注意到它们的内在关系,包括思辨性的内在关系。

可是到了这里,由于马克思把国度分成了形式和内容两个方面,并把此前所讲的国度限定为国度的政治范畴,而把家庭和市民社会当作国度的非政治范畴,或者说物质范畴,因而明明扩大了国度观点的外延,把国度酿成了一个种(genus)观点,把政治国度和物质国度酿成了两个属(species)观点,暗示国度的两个方面,这样一来,国度跟家庭与市民社会的外延关系就不再是并列的,而是包罗与被包罗的。为此,马克思明明调解了他的用语和说话。

在此前提下,马克思把此前不加限定的国度制度限定为政治制度,以之为种观点,把君主制、民主建造为其属观点,从而使调解后的术语系统至少在这个部门可以或许自洽。基于上述更新后的观点系统,围绕政治国度和物质国度的关系,马克思首先提出了一个关于国度制度的汗青演变的原则性概念,即古代的国度只是政治国度,现代的国度以政治国度和物质国度外在分立为特征,而他所主张的则是政治国度和物质国度的内涵统一状态。值得寄望的是,政治国度和物质国度之分只管直接来自前面引文中的形式和物质内容之分,可是在这里,马克思又不声不响地向“materiell”这个术语灌注了新的内在,即经济性,因此,这两种国度的关系就不仅有形式和内容之分的寄义,并且开端有了政治和经济之分的寄义。就此而言,这个区分可被视为马克思唯物史观的一念初萌之处。

也因为如此,把这里的“der materielle Staat”翻译为“物质国度”,有助于读解马克思思想演变的连贯性。在明确了政治国度和物质国度关系的原则后,马克思不再像早前那样只是一般性地阻挡君主制,主张民主制,而是阻挡一切排斥物质国度的政治国度。

这表白马克思的批判显然加码了。在这种新的前提下,马克思把到他谁人时代为止的一切国度制度都斥为抽象的国度形式,因为它们都把国度局限在政治范畴,局限为纯真的政治国度,而且作为主宰因素高踞于物质国度之上,异化为人民糊口的彼岸,成为雷同于宗教的崇敬对象。仅就国度的这种性质而言,北美的现代民主制和普鲁士的立宪君主制没有两样。

至于立宪君主制和现代共和制的区分,则限于现代政治国度的规模之内。立宪君主制是宰制性的,是政治制度的异化形式;现代共和制是民主性的,是限于政治范畴内对异化的降服。这两种政治国度呈现的条件都是私人糊口的独立,出格是贸易和地产的独立,也就是本钱主义出产方式的鼓起。由于政治国度与物质国度相分散,或者更确切地说,由于物质国度实现了对于政治国度的独立,所以现代政治国度又抽象化了,即只是形式的国度,而不是物质的国度。

由此,马克思成长了关于国度演变的正、反、合题的理论模型。在现代之前,政治国度主宰物质国度,二者合一。

个中,国度把本身的本质实此刻私人糊口中,人是不自由的。到了现代,政治国度和物质国度相分散,前者充当形式,后者充当物质内容。个中,立宪君主制把国度置于人民糊口之上,使国度成了人民糊口的政治异化形式;现代共和制在纯真的政治范畴实现了人民当家作主,但它与人民的私人糊口仍然是彼此外在的。

在现代之后,政治国度和物质国度将从头统一,在人民当家作主的前提下由物质国度主宰政治国度,实现真正的民主制,这是政治和人民糊口的辩证的合题。可见,马克思的政治哲学不是此外,就是这套关于政治国度和物质国度的关系的辩证法。六、马克思政治哲学范式的开端展示 在对第279节批判的最后部门,马克思运用这个理论模型,对中世纪国度和现代国度的差异举行了阐发,开端展示了该范式。

马克思说: 国度自己的抽象只有现代(der modernen Zeit)才有,因为私人糊口的抽象也只是现代才有。政治国度的抽象是现代的产品。中世纪(Mittelalter)存在过农奴、封建庄园、手工业行会、学者协会等等;就是说,在中世纪,产业、贸易、社会集体和人都是政治的;国度的物质内容(der materielle Inhalt)是由国度的形式(seine Form)设定的。

……中世纪是现实的二元论,现代是抽象的二元论。[14] 在这里,马克思指出,中世纪的私有产业和私人范畴都是由国度赋予的,具有政治性,而不是由私人自主决定的,换句话说,国度的形式直接设定国度的物质内容,人民的糊口同一于国度的糊口,人只是国度现实性所需要的一个因素。马克思进而指出,在现代世界,国度的物质内容才从这种同一状态中分化出来,形成一个明明独立的范畴,政治形式只从外部对之举行掌控。在中世纪国度自发地把政治和物质两个方面统一在一起,马克思称之为“现实的二元论”,这里的“现实”就是“详细”的意思。

比拟之下,现代国度将两个方面分散开来,在马克思看来就成了“抽象的二元论”。可以设想,在马克思所主张的第三个阶段,物质国度将统一政治国度,从而到达“现实的一元论”。接着,马克思又引述了黑格尔的如下概念。

黑格尔认为,古代君主制、贵族制和民主制都是“以尚未支解的实体性的统一为其基础的”,只是基于数量不同,“并不暗示事物的观点”,即没有实现国度的有机状态。[15]比拟之下,只有在立宪君主制中,国度权力才自觉地划分为三种权力,形成合理的权力体系,个中王权被划定为最后定夺权,言下之意是它不再是无所不包的国度权力自己,而只是差别于行政权和立法权的一种权力。

在这个意义上,黑格尔认为,古代政治制度中的最后定夺权都不是国度制度中的有机环节,只有他所论述的立宪君主制中的王权才是这种有机环节。对于黑格尔的上述概念,马克思举行了批判性的阐发。他说: 在直接的君主制、民主制、贵族制中,还没有一种与现实的物质国度某人民糊口的其他内容不沟通的政治制度。政治国度还没有体现为物质国度的形式。

或者像希腊那样,respublica是市民的现实私人事务,是他们的勾当的现实内容,而私人则是奴隶,在这里,政治国度作为政治国度是市民的糊口和意志的真正的惟一的内容;或者像亚洲的专制制度那样,政治国度只是单小我私家一己之任意,换句话说,政治国度(der politische Staat)像物质国度一样,是奴隶。现代国度同这些在人民和国度之间存在着实体性统一的国度的区别,不在于国度制度的各个差别环节成长到特殊现实性——像黑格尔所愿望的那样,而在于国度制度自己成长到同现实的人民糊口并行不悖的特殊现实性,在于政治国度成了国度其他一切方面的制度。

[16] 马克思把古代的民主制、贵族制和君主制称为“直接的”,也承认黑格尔的说法,即它们确实还处在“实体性统一”的状态,差别环节尚未展开,比拟之下,现代立宪君主制则展开了这些环节。不外,马克思借黑格尔这段话想要指出的是一种越发重要的区分,即政治国度和物质国度的区分。

他认为,现代国度差别于先前国度的底子特征在于,国度制度酿成了一种特殊的政治范畴,从而成了纯真的政治国度,它与国度的另一个范畴,即物质国度某人民的实际糊口并行,并成为后者的制度形式,甚至是一种抽象。这个观念已经不再是对黑格尔态度的简朴颠倒,而是实质性地超出了黑格尔的范式。

在这段话中,关于政治国度和物质国度的关系,马克思以希腊和亚洲专制主义为例作了进一步的发挥。在希腊城邦,公民的私人糊口就是政治,二者完全同一,只有被解除在政治之外的奴隶才是纯粹的私人。在亚洲专制国度,政治只是君主的小我私家行为,君主的私人和国度的政治完全同一,政治国度的其余部门和物质国度都是君主的奴隶。

这种实际存在的破裂状态也是一种现实的二元论。在这种意义上,现实的二元论并不限于中世纪。也就是说,在马克思看来,岂论在古代还是在中世纪,岂论在希腊城邦还是在亚洲专制国度,不仅政治国度的各类权力还处于实体性统一的状态,并且政治国度和物质国度也处于实体性统一的状态,不外,它们的问题倒不在于其各类应该分化的环节尚未分化,而在于这种未分化状态实际上也不是一元论的,而是二元论的,即都是以把一部门人完全解除到政治范畴之外为增补,不同只在水平上:纵然在希腊民主城邦中,全体公民也排斥全体奴隶;至于在亚洲专制国度,君主则排斥所有其他人。

这样一来,对马克思所说的“现实的二元论”可以有两种理解:其一是指前现代国度的政治和物质两方面自然合一的状态;其二是指总有一部门人被解除在政治糊口之外,也就是充当纯粹的国度物质。只有在上述配景下,马克思所谓“政治国度的抽象”才可以理解。这里的“抽象”是指从浑然同一的整体中分化出来。

到了黑格尔和马克思所处的谁人“现代”,岂论在立宪君主制中还是在共和制中,“现实的二元论”已经消失了。政治国度被抽象为普遍化的形式,从而足以笼罩所有人,以至于不再有人被解除在政治国度之外。

可是,在所有人都被纳入政治国度之后,人们只是从事一种与他们的私人糊口、物质糊口差别的勾当,即从事一种名义上普遍但实际上特殊的勾当。只管这种勾当作为形式在影响着他们的非政治的糊口范畴,但尚未到达内涵地支配和摆设这些范畴的水平,由此就造成了政治国度和物质国度的分散。仅仅在这个意义上,现代政治国度才是“抽象的”,现代也才是“抽象的二元论”。

在此基础上,马克思的政治异化说也才能获得理解。黑格尔在后面第299节有言:“现代国度的原则,就是小我私家所做的一切都要由本身的意志来决定。”[17]也就是说,在现代国度,人人都有权决定本身的工作,没有人可以被解除在政治之外。

对于这一原则,马克思不仅接管,并且以之为基准来鉴定立宪君主制的异化性质,这是以黑格尔之矛陷黑格尔之盾的做法。马克思阻挡立宪君主制的来由就在于,这种制度让君主来表现国度理性,实际上仍然使绝大大都人处于政治无权的状态,沦为国度物质。

现代共和制的进步之处在于,它至少在政治国度规模内实现了民主,只管这种民主尚未扩展到物质国度某人民的现实糊口中。至此,马克思通过褒贬黑格尔把人民仅仅当作国度物质的概念,建构了一个以政治国度和物质国度的区分为基础架构的理论模型,既解释了国度制度的汗青演变历程,又说明晰现代国度制度的差别类型,还预设了将来国度制度的根基原则——人民为本,国度为末。七、结 语 综上所述,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中,马克思通过对“der material”和“Staat”的两次组合,获得了“Staatsmaterial”和“der materilelle Staat”两个术语,形成了Staatsmaterial(国度物质)和Staatsvernunft(国度理性)、der materilelle Staat(物质国度)和der politische Staat(政治国度)两组关系,构造出了一个政治哲学的理论模型,实现了从黑格尔的旧范式到本身的新范式的转换。

这就是马克思政治哲学的产生环境。马克思的上述理论模型之所以是政治哲学的,是因为它处置惩罚的是政治的主体和内容的问题。首先,通过对国度理性和国度物质的关系的论述,马克思否认了黑格尔以君主代表国度理性而以人民纯真充当国度物质的君主制概念,提出了从人民这种国度物质中发生国度理性的民主制主张。其次,通过区分“政治国度”和“物质国度”,马克思否认了现代国度仅仅充当物质国度的政治形式的做法,主张物质国度应将自身的内容晋升到政治层面,从而实现所有人的政治本质。

正是基于“物质国度”决定“政治国度”的政治哲学命题,马克思才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之后进一步得出了物质糊口的出产决定政治和法令制度的唯物史观命题。这两个命题看似一样,其实存在重大的不同:政治哲学命题属于实践性命题,是对团体意志的应然性价值划定,而唯物史观命题属于科学性命题,是对社会汗青的实然性事实描述。不外,既然国度物质客观上制约着国度理性,物质国度事实上决定着政治国度,再说这种环境在价值上是应该的,也就显得多余。

就此而言,马克思政治哲学的价值命题在唯物史观中不是被解除了,而是被内化了。正因为如此,马克思主义才具有天生的政治性,纵然其最具科学性的内容也浸透了革命精力。

这就是本文对马克思政治哲学的产生学考查所获得的根基结论。注释: [1]拜见[德]黑格尔: 《法哲学道理》,范扬、张企泰译,商务印书馆1961 年版第 263 页; [德]黑格尔: 《法哲学道理》,邓安庆译,人民出书社 2016 年版第 393 页;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 版第 1 卷第 249 页;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 版第 3 卷第 9 页。

另拜见 MEGA2,I /2,S. 7; Hegel Werke 7,S. 410; Hegel,Elements of the Philosophy of Right,translated by H. B. Nisbet,p.285; Karl Marx Frederick Engels Collected Works,Vol. 3,p. 7。[2]拜见 MEGA2,I /2,S. 8; Karl Marx Frederick Engels CollectedWorks,Vol. 3,p. 7;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 版第 1 卷第 249页;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 版第 3 卷第 9 页。

[3]拜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 版第 1 卷第 283 页;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 版第 3 卷第 42 页; MEGA2,I /2,S. 32; KarlMarx Frederick Engels Collected Works,Vol. 3,p. 31。[4]拜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 版第 1 卷第 249、283 页;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 版第 3 卷第 9、42 页; MEGA2,I /2,S. 7,32,34; Karl Marx Frederick Engels Collected Works,Vol. 3,pp. 7,31,32。[5]拜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 版第 1 卷第 340—341 页;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 版第 3 卷第 97 页; MEGA2,I /2,S. 86;Karl Marx Frederick Engels Collected Works,Vol. 3,p. 77。[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 版第3 卷第9 页; MEGA2,I/2,S. 7。

[7]拜见[德]黑格尔: 《法哲学道理》,邓安庆译,第 393 页; 《法哲学道理》,范扬、张企泰译,第 263 页。[8]拜见[德]黑格尔: 《小逻辑》,贺麟译,商务印书馆 1980 年版第397 页。[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 版第 3 卷第 9—10 页。

[10]《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 版第 3 卷第 9—10 页。[1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 版第 3 卷第 40—41 页。[12]拜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 版第 3 卷第 41 页。[13]《马克思恩格 斯全集》第 2 版 第 3 卷 第 41—42 页; MEGA2,I /2,S. 32 - 33。

[14]《马克思 恩 格 斯 全 集》第 2 版 第 3 卷 第 42—43 页; MEGA2,I/2,S. 33。[15]拜见[德]黑格尔: 《法哲学道理》,范扬、张企泰译,第 287—288 页。[1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 版第 3 卷第 43 页; MEGA2,I/2,S.33 - 34。[17][德]黑格尔: 《法哲学道理》,范扬、张企泰译,第 318 页。

文章来历:《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20年03期 微信编辑:李颂婧 文稿校对:刘成绪返回,检察更多。


本文关键词:【,华,体会,官网,app,下载,华体会官网app下载,】,“,政治国度,”

本文来源:华体会官网app下载-www.njlzmp.com

联系方式

电话:0626-79691954

传真:0116-60054493

邮箱:admin@njlzmp.com

地址:福建省漳州市山城区超会大楼72号